当前位置:首页/侨史天地
侨苑霜叶红
[作者:发布时间:2008-08-21 00:00来源:]

侨苑霜叶红

---记缅甸归侨、老侨务工作者秦碧燕

打开装帧精美的《井通江秦碧燕工笔花鸟画选》,一股鲜活灵动的气息扑面而来,使人仿佛走进一个绚丽多彩、鸟语花香的百花园。你可否知道?如此富有生机和活力的画卷,竟是出自一对八旬老翁与七旬老妪夫妇之手,这着实使人惊叹不已。而其中的七旬老妪,就是我们熟知的秦碧燕女士。

一九三七年(农历丁丑年)八月二十六日,秦碧燕出生于异邦缅甸仰光一个华侨商人家庭。从她开始记事起,就常听祖父哼唱着一支不知歌名的歌,歌词大意是:漂洋过海卖呀卖杂货,勇敢的小伙哟,风波浪里危险多,你要坚强的去哟……。随着年龄的增长,秦碧燕才知道自己的祖籍是安徽合肥,从曾祖父开始就下南洋做生意,祖辈的足迹遍及印尼、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后落脚在缅甸仰光定居,到祖父这一辈开办了新兴商行,经营毛呢和其他杂货生意。抗战胜利后,祖父用积攒下来的钱与他人合作在仰光成立了华文教育学校“中华学校”。

秦碧燕至今忘不了,在仰光上小学的时候,祖父经常向她念叨:要记住,我们是中国人!小学老师也教他们唱:“山那边呀好地方”。因此,在她幼小的心灵里,已经播下了“中国”、“山那边”的种子。

当新中国成立的礼炮声仍在人们耳边回荡的时候,刚刚高小毕业的秦碧燕于1950年与同学们一道、欣喜地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来到四季如春的昆明。经省委统战部安排,就读于昆明女子中学。在她清晰的记忆中,省侨务处的李汉青科长,尹源举、谢克、潘云峰等老侨务干部不但把她送进学校,而且有空就来看望她和同学们,使她真切地体会到了“山那边”,即祖国大家庭无比的温暖。初中毕业后,她本想上高中,接着上大学。但由于“海外关系”的原因,她未能如愿以偿,被安排到银行学校,这一突如其来的挫折,给她纯洁如水的心灵造成了较深的伤害,未能上大学成了她的一个“心结”,但她很快解脱出来,接受组织安排到银行学校继续学业,毕业后,她被分配到人民银行国外业务部工作。

在新中国成立不久的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中国一穷二白,百废待兴,许多国家对我国实行政治孤立、经济封锁的外交政策。当时我国的外汇储备极少,没有外汇的支付手段,我国的商品出不去,国外的商品进不来,进出口贸易根本无法进行,因此,侨汇工作在当时具有重要的作用和现实意义。那时,国内不少归侨侨眷是依靠海外亲人的汇款维持生活,而由于政治运动等原因,归侨侨眷们心存芥蒂,担心一旦与海外亲人联系上,被怀疑为“里通外国”,或挂上资产阶级名份,岂不是“引火烧身”。因此都处于刻意回避、明哲保身、但求无过的尴尬境地。在这种情况下,要动员鼓励吸引海外侨汇的工作,既重要又困难。秦碧燕了解掌握到这种情况后,积极向银行领导汇报,主动请缨,走访了全市一万多户有过侨汇业务的家庭,以归侨的身份现身说法,向每一个家庭宣传介绍党的侨务政策,国家鼓励侨汇的优惠措施,赢得了归侨侨眷的信任。从此以后,她时常穿梭于昆明的大街小巷,把一笔笔海外侨汇迅速及时,准确无误地送到归侨、侨眷和港澳同胞眷属手中。

由于工作的需要,1959年秦碧燕被组织调至中共昆明市委统战部侨务科工作,后又到当时的昆明市人民委员会侨务处(即后来的昆明市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工作,她曾先后担任市侨办秘书处处长,盘龙区侨联副主席等职。此间秦碧燕如鱼得水,利用送侨汇的几年里深得归侨侨眷信任的有利条件,不遗余力地宣传党和政府的侨务政策。在遇到归侨侨眷遭遇不公平的待遇时,她挺身而出仗义执言,为他们争取正当的权益;遇到归侨侨眷请求落实政策时,她不辞劳苦、不厌其烦,为他们排忧解难。她曾为由于印度、印尼等国“排华”归来的侨胞做安置工作,把党和政府以及祖国大家庭的温暖送到归侨的心上。从印度归来的爱国侨领、藏族知名人士马铸材先生的子女和印度归侨张相诚先生的子女,就是秦碧燕通过找组织、跑单位,为他们安排了工作。归侨侨眷有什么事情都愿来找她,碰上困难和心中有忧愁都会向她倾诉。

“文革”结束后,秦碧燕与侨办的同志一道,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一系列方针政策。她带着深厚的感情,以满腔的热情为那些在“文革”中受到冲击和迫害的归侨侨眷落实有关政策。

秦碧燕说,我本人是归侨,一看到前来反映情况的归侨侨眷在哭,我也在哭,心中感到十分难过,我知道他们太难了,有不少人在国内举目无亲,他们不来找政府,就没有可找的地方。为了落实侨界人士的政策,秦碧燕早出晚归,找有关领导报告情况,跑有关单位调查,到档案馆查阅档案,寻找知情者作旁证材料,起草落实政策报告。她清楚地记得,她曾为李镜天、金天放、马扬生、陈实夫、区培本、李英才、李祖坤、徐元镗、铁振美等一大批侨界人士做过落实政策工作。其中尤其令她难忘的是为铁振美落实政策的那些日子。铁振美系缅甸归侨,回国后被安排在云南民贸公司工作,后被打成“反革命”,下放到昭通,“文革”结束回昆后却无法办理复工复职。当其要求落实政策的材料到了秦碧燕手中后,秦碧燕一边耐心地安慰处于极度困难之中的铁振美,一边积极向领导汇报情况,经过反复多次的联系,做了大量的工作后,铁振美终于被原工作单位接收。对于秦碧燕来说,类似这样为归侨侨眷办实事、办好事的事例不胜枚举。

在多年深入细致的工作中,秦碧燕对昆明的侨情了如指掌,谈起侨务工作和侨界人士,她如数家珍,人称侨务工作的“活字典”、“档案库”,受到侨界人士的赞扬,赢得侨务干部的尊重。她曾多次被评为“昆明市市级国家机关先进工作者”、“昆明市归侨、侨眷、侨务工作者先进个人”;1990年,国务院侨办授予她“从事侨务工作三十年荣誉证书”,她的业绩被录入《中国侨联主席名录》、《中国侨界模范人物名典》。

秦碧燕不仅工作出色,事业出成绩,在家中也是教子有方,出类拔萃。想起归国后未能圆心驰神往的“大学梦”,她心生酸楚,感慨良多。为此,她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在她的抚育培养下,四个子女人人优秀、个个成材。大女儿毕业于武汉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后在中国银行云南省分行工作;二女儿毕业于云南财经大学金融专业,现在中国农业银行云南省分行工作;小儿子毕业于云南大学经济学院企业管理专业,现在某民营企业任职;最让秦碧燕引以为豪的是三儿子井宇,其毕业于天津科技大学机械设计专业,他先到深圳锻炼发展,后自己创办了集金融、房地产、经贸、科技开发、旅游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跨地区、跨行业的多元化集团公司——上海新万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任董事长,该公司不仅在上海、广东、云南等地设有分公司,而且还在美国休斯敦设立了美国正路公司,几个分公司各有侧重业务。多年来,井宇创办的公司先后向山西以及云南的丽江、迪庆、文山、临沧等地共捐资120余万元建立希望小学,由于业绩突出,井宇曾先后被推举为昆明市政协常委,省市青联委员。

秦碧燕的老伴井通江是一位1942年参加革命的离休老干部,抗日战争中曾随武工队打击日寇,解放战争中参加过平津战役,解放后在昆明军区政治部工作,1977年转业到水电部昆明勘测设计院任党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离休后享受副厅级待遇。秦碧燕1994年退休后,与老伴含饴弄孙,安享天伦之乐。同时,她与老伴一道打太极拳,打羽毛球加强身体锻炼,进入花甲之年后,她眼不花、手不抖,更加热爱生活,与老伴学起了工笔花鸟画,取得了不小的收获,她的作品先后入选《党在我心中书画作品选》、《滇老翰墨》(第四集)、《春城老年书画集》、《纪念毛泽东诞辰111周年书画汇编》、《郑和下西洋六百周年书画作品选》、《纪念人民代表大会成立五十周年书画作品集》等书画集,她被云南省老干部书画协会、昆明市老干部书画协会分别吸纳为会员。

2007年,正当秦碧燕踏入古稀之年的时候,由云南出版集团公司、云南美术出版社编撰的《井通江秦碧燕花鸟画选》出版,著名画家梅肖青为画册题名,著名作家彭荆风为之作序,云南民族画院院长黄片石以诗相赠:

井翁余热响玉声,通篇精品乐晚晴;

江心独运花不落,秦手不停日月明;

碧随彩云山川秀,燕迎朝霞气象新;

画今继古齐焕彩,集选旖旎共遐龄。

2007年“聚侨心,促和谐”活动年中,秦碧燕全家被云南省侨联授予“模范和谐家庭”。

(宏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