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侨史天地
留滇华侨的一面旗帜
[作者:发布时间:2008-09-19 00:00来源:]

留滇华侨的一面旗帜
——记一至四届昆明市侨联主席李镜天
崔 宗 云

从一至四届连任昆明市侨联主席、第五届担任市侨联名誉主席的李镜天老,是一位享誉滇缅侨界,受人尊重的侨界先贤。李老侨居缅甸16年,主要从事外贸业务,1949年10月归国。40余年来,李老在外贸、侨务、政协工作中都做出了积极贡献,成绩斐然,誉满滇缅。
一、华侨世家,志士后裔
李老名曰潢,字镜天。1904年农历2月17日,出生于著名侨乡云南省腾冲县和顺乡一个外贸世家。和顺乡,水绕山环,地灵人杰,地处古代南方丝绸之路通道上,李老的童年就是在这样—个幽美环境中度过的。
李老的曾祖父李泰昌1840年前后去缅甸经营行商,祖父李必成(字永茂)于1850年在缅甸抹谷开设永茂祥商店。1893年,永茂祥商号已积累资本缅币卢比3万余盾。此时,父亲李德贤(宇任卿)到缅甸故都曼德勒(华侨称瓦城)继承父业,邀亲友十余人兴办永茂和,任总经理。总号设在曼德勒,逐步在仰光、锡卜、腊戌、八奠、南坎、果领、瑞波、抹拱等地建立分号。并由其伯父在腾冲与贾、许两家合资设永生源总号,又在保山、顺宁(今风庆)、下关、昆明、上海等地建立分号。
李老的父亲侨居缅甸40多年。1903年在仰光参加同盟会,任常务理事。1907年任同盟会出版的《光华日报》副社长。后任甸京同盟会支部会长兼任外围组织振汉社总干事。
二、待人以诚,商界巨擘
1917年,李镜天先生14岁,卒业于和顺两等学堂(高小毕业),旋即赴缅甸曼德勒学习英文缅文,两年后随父去仰光,就读于华侨中学,后又转到英文学校学习。
1923年后弃学从商,1928年其父回国休养,李老便被任命为永茂和商号总经理兼管永生源商号进出口业务,时年24岁,特聘杨丽三(缅京同盟会领导成员)为顾问。李老的几个兄弟负责分号。
1933年,永茂和商号为开拓业务,李老被调往上海担任永生源商号经理,经营汇兑业务,并开拓东南亚贸易,从上海组织货源运越南海防经滇越铁路进入昆明沿滇西销售,另一路运香港转仰光销售。
1939年滇缅公路通车,他把永茂和总号迁到昆明,国外留腊戌、曼德勒、仰光3个分号;国内设下关、保山、腾冲3个分号,从此李氏家族兄弟公司逐步形成。国内外统一用永茂和牌号。
1942年日寇攻占缅甸、入侵腾冲,永茂和商号拒缅甸腊戌、曼德勒及滇缅公路沿线货物遭受惨煎损失,便在国内另辟蹊径,组织川滇贸易,并向丽江一西藏一印度开发,主要经营群众牛活和抗战需要的物资。
三、追求真理,造福桑梓
李老之所以成为一位热爱祖国、热爱家乡受人尊重的侨界长者,是有其深远的渊源。
1928年一1932年,李老在缅甸先后担任中华会馆缅京分会理事,缅甸救灾总会缅京分会常务理事,缅京云南同乡会常务理事,缅甸新腾冲社常务理事。新腾冲社定期出版《旅缅腾侨月刊》,李老以“擎天”笔名发表过一些文章。
1939年,李老回国驻昆明期间,曾任云南省商会常务理事、昆明市商会常务理事、南洋华侨协会云南分会常务理事、中国国际贸易协会云南分会理事、腾冲同乡会常务理事、中央侨务委员会参议等等。李老怀着爱国爱乡、团结互助的热忱,只要对侨胞有益的事,便不遗余力地去做。
1942年缅甸沦陷,不少侨民流亡昆明,生活困难,李老参加救济工作,曾到难侨集中的第一招待所解囊相助,分送每人数百元法币。
1933年—1935年,李老驻上海时,与族侄青年哲学家艾思奇(原名李生萱)相遇,叔侄之间过从甚密,对李老的思想认识有不少帮助和启迪。艾思奇奔赴延安后,李老还代他收新华日报稿费转给他的家属。
云南解放前,中共昆明学联党组负责人、中共云南大学地下党支部书记杨知勇与李老是世交,过从甚密,曾多次在李老家短期居住。1948年昆明“七·一五”反美扶蒋运动中,杨知勇被国民党政府关押在特种刑事监狱。李老曾与其兄杨知义共同进行营救。1949年3月杨知勇刑满出狱后,又暂住李老家。当时中共云南省工委书记郑伯克同志多次到李老家中与杨知勇联系,李老在行动上默默给予支持。杨知勇到滇南元江参加地下党领导的农村武装斗争,临行前没有盘川,李老就给予资助。
解放前,永茂和职工杨某、张某在职期间,经常出去参加革命活动,李老从不干预。李老的次子均生、堂弟曰涛在中学读书期间参加爱国学生运动和参加地下党领导的农村武装斗争,李老从未阻拦。
1949年9月,国民党政府在“九·九整肃”中逮捕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400余人下狱,李老的挚友杨青田(省参议会副议长,中共党员),张天放(省木棉公司经理,民革领导人)也被逮入狱,将解往重庆。李老冒着风险参与营救工作,被捕人士陆续释放。
四、赤诚爱国,成绩斐然
1949年,因为业务关系,李老不时往来于仰光、香港、昆明之间。是年五月底李老去仰光处理业务,正值南京、上海相继解放,整个大陆的解放已成定局,作为具有国外关系拥有几百万银元资金的巨商,面临人生旅途的重要抉择关头,许多亲朋好友对共产党不了解,劝他暂缓回国,伺机而行。李老9月间在仰光听到北京播放政协第一届会议情况,10月1日听到开国大典消息,感到由衷高兴,遂毅然于10月15日搭乘仰光飞往昆明的最后一班飞机回到昆明。12月9日卢汉将军率部起义,在昆的归侨热烈拥护云南解放。李老主持的永茂和商号成立了欢迎解放军筹备处,自觉组织归侨侨眷迎接解放军进城。李老在人生旅途中又重新开始了新的篇章。
建国以来,李老受到党和政府的信任,给予了许多荣誉。1950年8月,李老参加了省人民政府组织的“昆明北上观光团”。9月下旬抵达北京,在怀仁堂光荣地受到中央领导朱德总司令和林伯渠秘书长的亲切接见。十月—日,李老一行54人参加了建国一周年的国庆典礼。离京以后,又到天津、济南、青岛、上海、武汉等大城市参观。
观光团于1950年12月返回昆明。翌年初,李老一面恢复缅甸贸易,一面联络张相时、王幼熙、马扬生、陈实夫、金天放等归侨发起并经有关部门批准,将“留滇华侨联合会”改组成立了“昆明归国华侨联合会筹奋委员会”,对广大归侨侨眷进行团结宣传工作,李老任主任委员。1956年正式组成第一届委员会,李老被推担任主席。
刚成立的侨联筹委会要购置办公用房需款人民币4000元,李老带头捐款2000元,并积极发动归侨侨眷捐款,胜利完成任务。在抗美援朝捐献飞机大炮的运动中,李老积极发动归侨侨眷捐款共捐得人民币50万元 (旧币50亿元),其中永茂和商号捐人民币5万元(旧币5亿元)。
建国之初,百废待兴,国家财政困难,不少中小学校经费拮据,腾冲家乡的益群中学困难尤甚。李老遵父命给益群中学捐助缅币卢比4万盾。与此同时,李老还对昆明困难较大的五华中学、求实中学、侨光小学、侨民小学分别捐赠款项。
1951年6月,民主建国会昆明分会筹委会成立,李老参加了民建组织。后被选为省民建委员。参加民建以后,努力学习,热忱为经济建设服务。
1952年10月,李老作为云南归侨代表之一,光荣地参加了中国人民第二届赴朝慰问团,任西南分团第五分队组长,到朝鲜战场上甘岭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
党和政府给了李老北上观光和赴朝慰问这两次殊荣,使他受到极其深刻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教育。
1954年,周恩来总理访问缅甸,途经昆明时召见各界人士,李老在被邀之列。当省委统战部部长陈力将李老介绍给周总理,周总理询问了李老的工作情况、籍贯和侨居地,接着鼓励说:“缅甸的腾冲侨胞不少,侨务工作很重要,要好好干下去”。
1956年在公私合营的高潮中,李老拥护国家对私营企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积极争取公私合营。在省外贸局的领导下,中央批准永茂和等15家进出口企业组成“公私合营昆明进出口公司”,公方代表陈茜任副经理,李老代表私方任经理。经营的第一年即上缴利润达80余万元。一年后又改组为“中国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云南分公司”,为国家的经济建设作出了贡献。
1958年成立云南省华侨投资公司积极参与集资工作。
五、磨难频仍,矢志不渝
李老1957年在反右斗争中被打成右派,但仍为昆明果脯外销殚心竭力,并经常派去参加体力劳动,身处逆境而不消沉。直至1979年,他的“罪名”才被彻底否定。
十年浩劫期间,李老因有“海外关系”在劫难逃,备受冲击,家被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拔乱反正为十亿人民带来春的信息,李老迎来了又一次解放。十年炼狱,历尽劫难,李老重返政治舞台,当选为省侨联副主席、市侨联主席及其他多种社会职务。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李老主持下的市侨联积极协助政府做了一些工作,总计为归侨、侨眷平反纠正冤假错案和历史上的悬案170件。1984年,配合昆明市政府成立了清理归侨、侨眷档案工作领导小组,清理了归侨、侨眷包括港澳同胞眷属共3000多人的档案材料,销毁不应存入档案的材料1741份。此外,还对—些单位和部门歧视华侨知识分子造成的问题积极进行调查核实,并把突出事例向省、市党政部门反映,与有关部门进行协作1985年,市侨联参加了市侨办、市房管局组成的关于退赔华侨房屋工作组,使土改中被没收的侨房退赔了87.77%。十年动乱中被查抄的私人财物,经调查反映,基本上得到妥善解决。
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1984年市侨联积极组建侨属企业,先后成立了昆明华侨侨企业投资公司,昆明侨光公司,内引外联,发展滇缅边境贸易;又积极筹建华侨大厦,曾被聘为董事长。对发展生产,繁荣市场和解决就业问题做了些有益的工作。
六、老骥扬蹄,志在报国
李老一生勤奋学习,关心云南侨史,关心国家大事,凭他那颗对祖国对人民的赤诚之心,凭他丰富的阅历,在致力侨联和政协领导工作的同时,发挥余热,撰写了10余万子的回忆文章。这些佳作是:《辛亥革命与华侨片段》、《滇缅贸易简史》、《永茂和商号史略》、《侨缅回忆录》、《回忆先父李任卿》、《赴朝慰问团回忆》、《矢志不渝,永跟党走》等。
由于李老阅历丰富,足迹遍及香港、上海、滇西等地和大半个缅甸,所见所闻颇多。其中,尤以对旅缅华侨创业的艰辛,华侨爱国爱乡的光荣传统和事迹,帝国主义对华侨的压榨与欺凌,以及新旧中国的对比感触良深。因此,他写回忆录资料,史料均翔实可信,语言朴实无华,生动感人。
建国以来,李老曾先后担任云南省首届人民代表,省政协一至四届委员,昆明市第三、四、七届人民代表,省,市工商联常委,昆明市第一、三、四届政协委员,、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云南分会委员,中苏友好协会昆明市分会理事,昆明市归国华侨联谊会筹委会主委,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第一届委员,公私合营昆明进出口公司经理,省侨联副主席,昆明市侨联第一、二、三、四届主席,第五届名誉主席,昆明市政协第六、七届副主席,昆明市第七届人民代表,中国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出席过全国侨联第三次代表大会,1991年1月荣获全国侨联颁发的“三十年来热心为归侨侨眷和海外侨胞服务”的荣誉证书。教育方面曾任昆明求实中学常务董事,昆明五华中学常务董事,昆明侨民小学董事长,侨光小学副董事长,腾冲益群中学名誉董事长等职。
老骥扬蹄,志在报国。李老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虽年逾九旬,但仍关心国家大事,关心侨联工作,他那颗赤子之心,永不泯灭。李镜天老于1995年因病去世,享年93岁。
〔后记:此文系根据李镜天老的回忆录和崔宗云(已故)先生的文稿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