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侨史天地
唱响世界屋脊
[作者:侨联管理员发布时间:2016-03-01 15:23来源:昆明市归国华侨联合会]


李天祜

(一)

1949年年底前,刘邓大军和贺老总率领的十八兵团及一野一部以南北夹击,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歼灭了盘踞在陕南、川西一带的国民党胡宗南残匪等反动势力,先后解放了成都、陕南汉中、四川新津等川西地区。

1950年初,党中央、毛主席即令我军乘胜向西藏挺进,解放全中国并提出“解放西藏政治重于军事,补给重于战斗”的方针。4月1日毛主席又作出指示:“要一边进军一边修路”。

据此,我西南军区速建了一支强大的工兵部队——全称“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工兵纵队”作为开路先锋,支援以张国华将军为军长、谭冠三将军为政治委员的十八军及十四军一部进军西藏。

在此形势下,我所在的部队——南下的西北军大文工团大部和二野军大文新大队合并组建成西南军区工兵纵队文工团,西北军大的为一队,二野军大的为二队。此后,“工纵”文工团扩充队伍,又将从国民党某部起义过来的京剧团艺人编为三队。

同年2月,我们一、二两队约300余人,即和筑路大军的战友们一起,向康藏高原进发!与大自然搏斗!在世界屋脊上修筑东起西康省雅安,西至西藏拉萨全长约2412公里的康藏公路(北线)。我们先后穿越了横断山脉的二郎山、折多山、雀儿山、色季拉山等14座3000至5000米高的崇山峻岭; 横跨了大渡河、金沙江、怒江、拉萨河等众多波涛汹涌的江河; 横穿了龙门山、青尼洞、澜沧江、通麦等8条大断裂带,以及数不清的沼泽区、冻土区、地震区、碎石塌方区、大冰川和原始森林。

在整个康藏公路北线(含南线)、青藏公路的修筑过程中,我西南军区工兵纵队、十八军等及筑路工人3000余人英勇捐躯,一代功绩永垂青史。

(二)

那时,我们文工团沿途数千里,要经受高寒缺氧考验,还要面对蚊叮虫咬、蚂蝗侵袭威胁,克服千难万险深入连队,深入藏区演出,没有现成的舞台就自己搭,没有电灯照明就点盏汽灯(多为两盏),没有现代音响,就敲响三声铜锣开幕。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是我们第一个把蓝色天幕挂上了世界屋脊……,又是我们第一个把著名军旅作曲家、指挥家时乐蒙深入我部创作的一支充满豪情壮志的红色精典歌曲《歌唱二郎山》——“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解放军,铁打的汉,下决心,誓把那公路修到那西藏”唱响雪域高原,传遍千家万户,流传至今。

我们为进军部队和藏区群众演出,天天要转场,晚上睡得很晚,第二天照样到班组,男同志和战士们一起抡大锤,凿石开山,女同志给大家送开水、洗衣、教唱歌曲、写家信;我们和战士们“五同”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同娱乐,以工地为课堂,教他们学文化,又向他们学习,学习他们的优点,大家互相帮助,团结战斗,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也改造着各自的思想,锤炼着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

在火热的斗争中,我们始终坚持文艺为工农兵服务,坚持文艺创作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坚持演出和各种政治宣传活动。

现在看来,那时的演出还很粗糙,但却倾注着我们的一片心血和革命激情,因而得到了部队及藏区群众的认可和欢迎。

弹指一挥间,六十多年过去了!当年我们这群少男少女早已是两鬓秋霜的古稀老人,有不少战友早已离我们而去。回忆过去,我深深地感到,在我革命人生的起步阶段,有幸受到战争岁月的考验和雪域高原风霜的洗礼,走过在世界屋脊放歌的艰苦征程,才得以使我在此后六十多年漫长的工作中,经受磨砺,战胜各种艰难险阻,坚定理想信念不动摇。


注解:①刘伯承、邓小平

     贺龙

     华北野战军

     第一野战军

      军级建制,由谭善和将军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廖述云将军任副司令员、刘月生为政治部主任

      一部分留成都另有军务

     团长是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从延安来的刘星火同志,艺名“星火”

     今四川省

     时乐蒙1915—2008.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顾问,中国音乐家协会第三、第四届副主席,解放军艺术学院原副院长,中国音乐金钟奖·终身成就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