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侨史天地
南侨英雄史诗
[作者:侨联管理员发布时间:2016-09-19 16:06来源:昆明市归国华侨联合会]

中国华侨历史学会理事、云南华侨历史学会副会长   何良泽


引子   赤子丰碑


南侨机工——这是血液写成的大字,令人肃然敬仰、为之骄傲的英雄名字;这是中华民族历史铸就的独特的归侨群体,有着激情燃烧的岁月,钟情祖国,肩负民族兴亡的重任,跋涉抗日征途,顽强拼搏;也曾经有过政治历史蒙冤的日子,忍辱负重,株连子孙;更有雨过天晴、柳暗花明、如诗如画的春天,平反昭雪,正本清源,天理昭彰,成为一代抗日英雄。

 

1986年9月3日,秋高气爽,艳阳高照。

77名南侨机工,年过花甲,心廓充满千古雄风,一身南洋华侨的风采,踏着时代的鼓点,从都市小巷的尽头走来,汇聚在昆明庆云街一间小屋,向世人庄严宣布:南侨机工云南联谊会成立了!

 

这是中国唯一特殊的具有法人代表的社会团体,刻画着千万声的高呼,至刚至烈浩然正气,把一个尘封多年的华侨抗日英雄群体的赫然名字如洪钟般唱响环宇。光阴似箭,南侨机工云南联谊会一路求索,与时代同行,至今已经风雨兼程走过了三十个春夏秋冬,在改革开放的过往岁月中写下了光辉的篇章。今天,我们迎来了它成立30周年的生日!

 

啊!南侨机工,多少惊天动地的故事藏在你的眼底,你脸上的纹路埋着多少往昔的波涛、岁月风雨。你是华侨的骄傲,中华的英杰,赤子功勋,辉煌业绩,浸透着一个民族的阳刚之气,书写着海外赤子丰碑的史记。

 

第一章  共赴国难


战火的硝烟虽已散尽,隆隆的炮声已渐远去,无数先烈的身躯虽已归于尘土,但万不可丢掉“记忆”,卢沟桥仍在那里作证。当年滇西抗战的刀光剑影、烽火中南侨机工出生入死的高大身影仍历历在目。

79年前,日寇入侵,烽烟四起,血色风云笼罩着中国破碎的大地。在民族存亡关头,南洋沸腾了,八百万南洋华侨同仇敌忾,义愤填膺。马六甲港湾沸腾了,灵感的碧海激起滔滔浪花,活力的波涛奔腾。在新加坡侨贤集会的场所——怡和轩俱乐部,民族精英华侨领袖陈嘉庚面对国难当头,拍案而起,他大声疾呼:“御侮卫国乃我人之天职,我将竭尽全力,与日寇拼搏到底,一洗民族之奇耻大辱”。声声慷慨,句句激昂,如洪钟骤响,把人们的思绪引向烽火漫天的抗日战场。各地侨领、仁人志士,携手共谋抗日救国大计,高举抗日大旗,形成一个势不可挡的华侨群体,一股抗日救亡的中坚力量。

 

第二章  告别南洋


海外侨胞是中华民族在海外的支脉,身上打着龙的印记,脉管里流着龙的血液,汉字母语是你与生俱来的文化根基。祖国啊,你是海外侨胞灵魂皈依的母体。

谁没有父母,谁没有儿女,谁没有血脉情怀?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为了民族存亡,为了杀敌报国,3200多南侨机工肩负起八百万南洋华侨的重托,忍痛离别了亲人,告别了自己的家园,义无反顾共赴国难,踏上抗日卫国的征程。

第一批八十名南侨机工在码头告别的情景令人难忘啊!那是1939年2月18日,农历大年除夕,千家万户团团圆圆欢欢喜喜吃年饭,而南侨机工“八十先锋”要挺身奔向生死难料的抗日前线。离别的瞬间,有儿女情长的悲怜,更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壮志豪情。

汽笛长鸣,轮船起航,陈嘉庚挺着胸腔,面对茫茫大海,体内奔涌着满腔热血,炯炯有神的双眼凝视前方,流露着顶天立地的豪情,憧憬着胜利的重逢,民族胜利的希望。

 

第三章  尽忠血线


南侨机工,潇洒的年华,你啊,千里迢迢,穿越大海惊涛,从南洋走来,向滇缅公路走去,把民族的希望,把海外华侨的嘱托,深深地埋在心底;把满腔热血,把一身正气,洒向云岭大地。

 

在险峻的峡谷高山,在蜿蜒曲折的弯道陡坡,在瘴气弥漫的丛林,在偏僻边远的村庄,处处能看到你的身影,千里边疆有你留下的年轮和足迹。

 

啊!南侨机工!

你穿越功果桥的弹光万道,咆哮的澜沧江为你注入热力。你穿越惠通桥的刀光剑影,汹涌的怒江为你纵横挥臂。松山焦土,保山空袭,龙陵战役,你生死度外,毫无畏惧。血染的滇缅路上,你手握方向盘,肩起青春,肩起使命,踢平坎坷,踏断泥泞,向希望前进。有多少人杰,便有多少惊涛。南侨机工滚打、拼搏、奋进,用灵魂铸就了中国的脊梁,华侨的骄傲。

 

第四章  一代英杰


    在滇池之滨,在昆明西山森林公园,在中缅边境畹町小镇秀丽的山坡上,在滇缅公路顶端的绿树红花的掩映下,两座用汉白玉砌成的南侨机工抗日英雄纪念碑高耸云天,“赤子功勋”四个金光灿灿的赫然大字,把一个华侨抗日英雄群体的伟业丰功写上云天,光照千秋。

 

今天,放眼巍巍丰碑,有岁月的烟云在额顶弥漫,有记忆的尘烟从脚底腾起,脉搏中有马蹄的叩响,血液里有烽火的痕迹,抑不住满腔悲愤,擦不尽滚滚热泪。

 

黄文松,新加坡华侨,高级工程师,出身书香门第。为抗日,放弃英国公司的高薪,惜别老母、爱妻和儿女,自备全套汽车维修工具,踏上抗日征程,为国效力,烈士的忠骨留在了高黎贡山的悬崖陡壁。

李月美,女扮男装,驾车纵横云岭大地,面对日寇的枪林弹雨,穿越在滇缅公路崎岖的运输线上。“巾帼英雄”的传奇,留下“当代花木兰”的美誉。

蔡汉良,英雄虎胆,孤身深入日军在泰国的基地。探敌情,绘图纸,传消息。一声声盟军的轰轰炮响,摧毁敌穴,记录着侦察英雄的传奇。

陈团圆,娶芒市傣族姑娘为妻,一身傣族打扮,寄居傣族村寨。面对日寇抓捕活埋,任脚下响着沉重的鉄镣,任日寇把皮鞭高高举起,昂首挺立,怒视群魔,将生死置之度外,显示着凛然的民族骨气。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一千多公里的滇缅公路,每一公里就有一个南侨机工捐躯洒血,舍命卫国,浩气千云,用生命见证着南侨机工英雄的光辉人生和历史壮举。

 

第五章  流芳千古


红土高原山花烂漫,千里边疆春光无限。啊!南侨机工,你曾付出多少艰辛,曾作出多少贡献,耐人寻味又刻骨铭心。你风雨一生,如大海,似高山,雄伟壮丽。

77名南侨机工始创的联谊会,连同金色的曙光一起,重拾历史的记忆,点染着广阔的红土大地。

弹指30年,悠悠岁月数风流,滚滚长河写春秋。始终守在昆明庆云街这间老屋,南侨机工偕同眷属晚辈,接待一批又一批党政要员、海外人士、侨界精英、社会名流、文化大家、媒体编导及其乡亲父老、平民百姓。

30年,始终守在这间老屋,南侨机工偕同眷属晚辈,重拾往事记忆,直面人生,用话语和文字诉说了一段段难忘的峥嵘岁月,一幕幕动人的真实故事,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他们的真诚袒露和热切期待,使得南侨机工丰富而非凡的内涵,从悠悠岁月的烟尘中,清晰显露出它的光辉篇章,载入中华民族的史册。 

                 

结束语


天地沧桑,历史如江河,滔滔不绝。时光如流水,数十年弹指一挥间。当年风华正茂的南侨机工,健在的只有数人。那条半个世纪前,滇西二十多万人民用血肉筑成的滇缅公路,经过几代人艰巨改造,如今已经是高等级公路,列为国家主干道。

然而,在云贵高原,在所有云南人心里,在所有南洋华侨的心里,这一条路仍不可更改的只有一个名字,一个神圣的、庄严的、用白骨和热血凝就的名字——滇缅公路。

这条路,承载了悲壮与伤痛,也托起了胜利与光明,包含了南洋华侨一段拯救祖国的历史;

这条路,是南洋华侨一代人的奋斗、奉献、牺牲的见证,是精神的支撑,是灵魂的归宿;

这条路,留下了多少先烈、多少眼泪、多少仇恨、多少大爱的忠告!铭记历史,珍爱和平,绽放梦想,创造丰硕的未来。

走上这一片血色的高原,走上这一条曾有过多少往事和传说的滇缅公路,你会真切体会到南侨机工一种超尘绝世的伟力和气魄、理想、智慧、道德和力量,在这里升华,使你感到南侨机工那种国家至上、民族至上的高尚品质,那种纯洁而平凡的赤子情怀,正是我们民族的骄傲。南侨机工,历史不会忘记,祖国不会忘记。

 


(转自“云南省侨联”网站)